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联系电话:400-883-9727
快捷导航

如何看待暨南大学出版社对于所出版的“恐同教材”的回应? ...

[复制链接]
查看: 1341|回复: 2

1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7-12-22 09: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1日,就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张将星、曾庆主编)一书中出现污名同性恋与错误内容,我给出版社以及两位编者写了一封公开信。
6.8日早上10点,我与两位小伙伴来到暨南大学出版社,与暨南大学出版社的副总编辑与副研究员晏礼庆先生坐下来进行了一个多小时、面对面的对话。
对话内容如下:
Q:晏先生您好,我们想向您反映贵社出版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一书中的错误内容。这本书在第七章的第三节中,将同性恋归为“常见的性心理障碍”,并把同性恋描述为“性爱方面的一种紊乱或性爱对象的倒错”。但是,2001年中华精神科学会发布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已经将同性恋去病化了。因此,我就此问题在上一周寄了一封公开信给暨南大学出版社,但至今仍然没有收到你们的答复……(晏先生打断了我的话)
A:我怎么知道“同性恋是性心理障碍”是不是错误的,你需要给我一个标准。这个本来就是一个观念对错的问题。

Q:中华精神科学会发布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就是一个心理学界的一个科学标准,而且,这是一个事实上的低级错误,并不是一个观念是非的问题。
A:行了,我们已经收到了你的公开信,并且已将这封信的内容抄送给编者,编者表示他们会对此进行观点的比较。

Q:但我们希望出版社除了联系编者外,还能够回应我们其他方面的诉求,而不是将皮球踢给编者就算了。不如这样吧,我们希望可以将编者联系过来,这样我们三方可以面对面的沟通。
A:那怎么能行,出版社没有任何理由参与到这个所谓的“三方沟通”里,这个你们应该直接与编者沟通,而不是到出版社来与我辩论。如果你们与编者沟通了,她愿意改,那我们当然愿意按照她的意思去改。

Q:我觉得你没有搞清楚概念,这本《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不是纯粹的出版物,它还是一本教材。这种知识上的事实错误并不单单会误导学生,而且它会让一些自我认同不好的同性恋,同时还会对性少数的学生造成影响,比如校园欺凌……
A:等等,首先你要确定它是一个错误。我和编辑们自己怎么判断“同性恋是性心理障碍”是否是一个错误,我们又不是专业人士。

Q:作为一个副总编辑你真的没有能力就CCMD-3的标准判断“同性恋是性心理障碍”这个说法是否是错误吗?你只需要将这一个条文与书中的内容对比就可以了。还有你是不是太低估了编辑的能力呢?
A:可能你觉得很好笑,但我承认我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确实可能无法做出判断。

Q:好吧,那我想请问一下,当出版社所出版的内容已经对社会大众造成恶劣的影响时,出版社真的不应该负任何责任吗?
A:那当然要啊!我告诉你,出版社在出版物在出版前,会对书中内容进行哪方面的审核:
第一,是出版物内容是否出现了政治导向的错误,比如有没有反党啊;
第二是出版物内容是否有触犯法律法规,比如法律上有说明不能触犯宪法,不能反对四个基本原则;
第三是出版物内容是否存在逻辑上的错误。什么是逻辑上的错误呢?比如前后文是否出现矛盾的内容,这些我们编辑看到前文说B,后文却说这个是A,那我们当然是看得出的。又或者是1+1=3这样的常识性的错误,我们也是能辨别出来的啊;
第四是编者是否存在抄袭的行为,但是如果有抄袭,那我们会说明“文责自负”。
假如书中在政治导向、逻辑上犯了错误,或触犯了法律法规上的错误,那出版社必然会对教材进行收回处理、致歉等等。但问题是,现在法律上没有规定你所说的这个说法是错的啊!而且我再说多一次吧,“同性恋是性心理障碍”是一种学术专业的争议,对此编辑没有能力判断,你们应该和编者联系,而不是与出版社联系。

在沟通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晏先生不断的重复强调编辑没有能力对“同性恋是性心理障碍”是否错误做出判断,并且晏先生认为出版社所出版的书中出现这样的内容这并非是出版社的责任。对此我们对此反复做出质疑。但沟通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出版社也有自己的难处:
首先,晏先生表示,出版社出版了大量的专业学术书籍(如医学、数学、生物学等),作为非学术专业人士的编辑,不可能一一判断内容是否出现错误。
其次,每一本书的编者都是专业教授,作为编辑很难去质疑这些学术权威,并更愿意相信作为专业人士的编者。
最后,出版社所出版的书籍那么多,如果每一个造成的影响的错误出版社都要负责的话,出版社不可能吃得消。


Q:那好的,最后我想问一下,如果我们最终与编者沟通好,编者愿意发公开声明并且修改,那你们愿意进行更改、发公开声明并且统一收回吗?
A:那没问题啊,但我们只会对未流入市面的书籍进行收回。而且我觉得出版社发公开声明没有这一个必要。编者愿意发,那是他的事。

Q:好的,很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与我们对话,让我们了解出版社的观点以及难处。
A:我也很感谢你们这些学生,相信这对于出版社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能够和你们真诚的沟通也是我们所希望的。

Q:西西与她的伙伴
A:暨南大学出版社副总编辑晏礼庆先生

………………………………分割线………………………………………
对于出版社的回应,我对此有4个疑惑与质疑,分别是:

1、 教材中将同性恋归因于“性心理障碍”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错误?是否属于事实性质的错误?
2、 教材的属性是什么?能不能把教材与一般学术专著等同看待?
3、 出版社的编辑没有判断出版物内容是否出现学术与专业错误的能力吗?
4、 除了会对出版物中出现政治导向与逻辑上的错误外,当出版物对社会大众造成恶劣的影响时,出版社对出版物没有任何责任吗?
同时,出版社有责任对出版物进行处理(回收、致歉、更正声明等等)吗?

希望这些问题能够得到大家的解答!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2017-12-22 13: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针对暨南大学出版社的恐同教材,也有行动派的小伙伴们正在开展工作。已经开始针对不同部门送鸭梨了。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不是普通读物,是教材,如果引起了负面影响,出版社当然是要负责任的。

1、 教材中将同性恋归因于“性心理障碍”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错误?是否属于事实性质的错误?
-这当然是一个事实性质的错误。
首先,2001年中国的精神病分诊手册第三版已经将同性恋和双性恋去病理化,2013年的心理治疗规范和精神障碍治疗指导原则,也没有并没有提到关于性指向治疗的意见。
其次,2014年的同性恋扭转治疗第一案,法官也在判决书当中指出“同性恋不是心理疾病,不需要被治疗”
再次,中国政府在最近的国际反酷刑公约当中也表现政府不支持任何对同性恋的扭转治疗。

综上,从精神医学的专业角度,还是从政府的态度,都可以看出把同性恋归因于“性心理障碍”是错误的。

2、 教材的属性是什么?能不能把教材与一般学术专著等同看待?
-教材是专门针对学生的,传授知识、思想和技能的材料,教材有错误,老师和学生都有义务给出版社反馈,出版社也应该负责,纠正错误和道歉。2013年曾经出现过人教社出版的语文教材有多处错误,当时人教社的负责人承认了错误,并且在官网致歉。也表明次年的印发一定要更正错误。

3、 出版社的编辑没有判断出版物内容是否出现学术与专业错误的能力吗?
   -  从编辑职责来看,在教材重印的时候,编辑需要了解出版物的学术水平是否跟得上研究水平的发展。

4、 除了会对出版物中出现政治导向与逻辑上的错误外,当出版物对社会大众造成恶劣的影响时,出版社对出版物没有任何责任吗?
同时,出版社有责任对出版物进行处理(回收、致歉、更正声明等等)吗?
   -是要负责任的,但似乎没有回收的先例。


很期待更多人开始关注教科书里的问题,积极的去促成改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3
发表于 2017-12-22 14: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这样说,是不是在历史教材里写中华上下三千年也可以,这也是个学术界没有定论的问题,也没违宪没违法没反党没逻辑问题没抄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2-2017  墨客攻略-中国学术出书网  Powered by©guangsa  技术支持:墨客攻略    ( 网站编号:37575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