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联系电话:400-883-9727
快捷导航

[精选作家] 旋风王

[复制链接]
查看: 1115|回复: 0

1

主题

1

帖子

11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1
发表于 2017-8-4 10: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贠林统

男性
  • 中国
  • 作家排名第
  • 写作速度10万字2个月
  • 酬金标准千字200
  • 1968-02-12建社
作家网址:
作家介绍
贠林统,笔名:旋风王,男,生于1968年2月,陕西潼关。92年开始文学创作,散文,诗在各种文学杂志发表并获全国各种大奖。2001年毕业于河北文学院。
作家信息
作家名称 贠林统 性别 男性
作家排名 作家属性 二星级
写作擅长 企业家传记 回忆录 小说  所在城市 其他
出生时间 1968-02-12 过往作品 2001年出版小说集《山里人》。2002年出版长篇小说《鸡架山》。2005年当选潼关县政协委员至今。2007年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2011年11月2日在百度好心情,榕树下,红袖漆香,中国散文,文学网站先后发表诗歌252首,散文88篇,杂文47篇,短篇小说11篇,长篇小说3部。2012年和榕树下签约长篇小说《爸,你何苦呢?》。2013年, 2013年出版长篇小说《妻姐》。2014年出版长篇小说《残垣》。2016年《古魏文学》连载长篇纪实小说《魂归中条》。
作家隶属 综合其他  差旅费用 委托方全包
QQ或微信 12439073 手机号 15071251026
                                 盛夏游岳渎
                                         ——贠林统
    炎热的夏季,县城像下火一般,热得人十分烦闷、焦躁,总想寻找清凉幽静的去处躲避酷暑。但是,地处黄土高原的县城,哪儿有如此娴静的地方。潼关县东边是潼洛河,沟宽原窄,西边是深不见底的烈斜沟,一条孤原宽不过5里,长不过20里,一年四季风沙不断,县城无园林绿化景观,山在南叫秦岭,水在北叫黄河、渭河、洛河,每当盛夏来临,人们要想寻找休闲避暑的地方比登天都难。
县委,县政府为了富民强县,以旅游带动经济产业发展,开发县城北边的黄土原头,修萁岳渎阁公园、十里画廊栈道。千亩岳渎公园经过三年风雨,当年绿化的松、柏、古槐、银杏树和奇花异草,现在早已郁郁葱葱的装点修饰着昔日的荒原。“ 十里岳渎绘潼关,栈道蜿蜒忆昔日。三河汇集采灵气,繁衍造人女娲祠”。
栈道、廊亭、桥索,沿原头高低起伏,蜿蜒曲折的盘行至凤凰山,又沿沟坡曲折盘旋而下至古潼关港口和东景区女娲祠相接。站在岳渎遥望北方,波浪涛涛的黄河,平静如画的渭河、洛河,还有时刻守卫潼关门户的中条山。回忆古昔,山河依旧,潼关依旧。春天站在此处听冰凌碰击发出的排山倒海之势的洪流涛声,欣赏幽香的奇花异草,飞舞翩翩的蜜蜂,蝴蝶,你身处其中,尽情享受人世间春天的美景。夏天站在此处凉风迎面扑来,多少郁闷,多少烦躁,多少痛苦,多少人生的不如意,顿时抛到九霄云外。
潼关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曾与山海关齐名,先后发生400余场战争,北是黄河、渭河、洛河,南是八百里秦岭,西岳华山如刀削斧劈一般直插云霄,此情此景,能不让你心旷神怡吗?你还有什么郁闷、苦恼、痛苦的世俗观念放不下,舍不去?
潼关至今流传着许多民间故事,如:“夸父追月拐杖变成桃林寨,女娲练石补天葬于风陵渡,姜子牙助周伐纣、闻太师命葬绝鹿岭;孔子西教不入秦,刘秀走南阳,曹操、马超大战潼关,秦王李世民潼关招兵买马、明朝末年李自成潼关南塬大战,多少战火烽烟已成历史。”
朋友,无论你和家人、朋友,无论你是文人墨客还是普普通通的游客,无论你心烦意乱还是娴静游玩,你听:张说的“天德平无外,关门东复西。不将千里隔,何用用一丸泥。”李隆基的“河曲回千里,关门限二京。所嗟非持德,设险到天平。”“立马风陵望汉关,山峰高出白云间。西来一曲昆仑水,划断中条太华山。”“崤幽称险地,襟带壮两京。
霜峰直临道,冰河曲绕城。……”李世民、李白、杜甫、白居易、张养浩、多少文人墨客留下了一篇篇赞美潼关的诗词。”
潼关岳渎阁,有山是华山,有河是黄、渭、洛河,山直插云霄,河天际而来,公园林荫密布,奇花异草,游人漫步其中观览山河,孩童嬉笑花丛扑牒,此情此景,你不来还等什么?来吧!潼关欢迎你。
QQ图片20170803164759.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帖子

11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1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9: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牙疼
                   贠林统
“我牙疼。”
星期一早上,天色灰蒙蒙还未亮,包村干部杨明新的手机铃声响了,从三月份以来,县级包联部门为了完成县委、县政府脱贫攻坚任务以来,两个月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忙忙碌碌的奔波于单位,乡镇,村委会,村民小组,贫困户之间,深入到每一户家庭,了解,整理,完善建卡立档,填写各种表格,参加各种脱贫攻坚会议,疲惫!简直烦人。
此时此刻,包联户王杰突然打来电话,说他牙疼,自己是深入村子看望还是不去,不去吧?王杰今年65岁,无儿无女,是自己所包的五保户,他一大清早打来电话,万一他告到纪检委,说自己关心贫困户力度不够,对他帮扶不得力,不但没有制定帮扶措施,就连自己牙疼都不闻不问,自己该怎么办?去吧?星期一早上,单位要召开一周工作安排,副局长不能不参加。矛盾!揪心!难死人!
王杰纠结着,矛盾着,彻底没有了睡眠,翻来覆去的折腾着,艰难的熬到8点,急匆匆赶到单位,向一把手汇报了情况,又急急忙忙的开车朝所包村赶。
五月的早上,空气十分新鲜,绿油油的小美,早播玉米,花椒、黄花菜经过前天下过的雨,显得是如此的郁郁葱葱,长势是如此的挺拔,饱满。从县城到村上40里,杨明新开车用了20分钟,踏进所包村,生活广场绿化得树木四季常青,花草四季常开。通村水泥路两旁,柏树、杨树、柳树、花草显得更加碧绿。
杨明新没有顾忌到这些,也没有静心看看,经过单位三年帮扶所干的成绩,快步如飞,穿过村活动广场,来到王杰家。其实,王杰就没有自己的家,他一直由哥哥嫂子供养,由于哥嫂年纪大了,儿子长年在外务工,三个老人把居住的院子糟蹋得一塌糊涂,三间水泥平房,几间倒塌的瓦房,土木结构的门楼已摇摇欲坠,可以用脏乱差形容一点不为过。
走进上房,客厅脏衣服满地扔的都是,做饭,洗脸,洗衣服都在客厅,进入卧室,沙发,床上,地下更乱更脏,看着呆呆发直的王杰,65岁的脸上写满对生活的无奈、忧愁,写满无所事事的习惯。
1.75米,瘦瘦的身材,依然英俊的脸庞,充满着许许多多的人生阅历,包含着许许多多的故事。所有的酸甜苦辣,此时此刻好像真的已彻底从他心里消失。生活就是一面镜子,照亮每一个人的一生,幸福与不幸福;生活是一部书写满了一个人一生的苦难与艰辛;生活是日历无论你怎么翻,怎么撕扯,你亲身经历过的往事依然存在。
王杰年轻的时候,在村里风光过,当过生产队队长,进山扛过木头贩卖,联产责任制包产到户,他第一个承包果园,第一个挣钱娶媳妇,但是,命运总是和他过意不去,40岁上媳妇因为难产带着儿子彻底的,遗憾的离开了人世间,生活一下子把这个倔强的年轻农民彻底打垮了,一个人没有了家庭负担,没有了男人的责任,没有了对生活充满希望,没有拼搏的精神,日子越来越贫穷下来,日子贫穷了,人就懒了。4.2亩土地,庄稼没有草长的高,粮食一年打的接不上第二年吃,村上、大队为了照顾他,给他申请了低保户,渐渐的他有了依赖,变得更加胸无大志,不想发家致富,有一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依赖心理,懒!
进入二十一世纪,花椒价钱一天天高涨,黄花菜价钱一天天高涨,村里人一个个都疯了似的耕种,可以他因为一个人,一个月有低保,粮食基本够吃,什么也不干,吃饭睡觉,东家游,西家逛,日子更加艰难,渐渐的年纪大了,哥哥嫂子不能不管,只能接他和他们两口子住在一起,吃饭、睡觉。
随着习主席号召脱贫攻坚以来,所有县级包联部门,必须一对一帮扶,一对一接对子,帮助贫困户早日脱贫致富过上好日子,根据他个人实际情况,包联部门和村干部商量,给他申报办理五保户。逢年过节单位带上粮油米面,200元慰问金走访慰问,他更加无所事事,觉得自己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看着王杰想着,问道:“你牙疼,到卫生室看医生了没有?吃药打针了没有?你是没有钱看病买药还是想换牙?”
王杰沉默了半天,笑笑一句话也不说。急的杨明新走来走去,不知道该怎么办。
“早上我牙疼得厉害,想起你,就打电话。”
“那咱们现在就去卫生室看病买药。”
“不用了,我刚刚看过,医生说我心急上火,吃药就好。”
  “老王,昨天所有包联部门在村委会召开产业帮扶措施会议,县委、县政府、扶贫办计划下拨40万元帮助村委会54户贫困户,经过两个月深入贫困户家庭摸底,调查,统计,54户贫困户家家都有花椒栽植,三年、五年,刚刚栽植的有81亩,村委会按照县产业脱贫攻坚需要,计划成立花椒合作社,组织技术指导,摘采指导,加保底收购销售,你自己现在有1.6亩土地,还能干活,是不是也加入合作社,争取二年脱贫。老王,你应该知道,连续5年花椒销售价钱就没有低于刚刚采摘8.5元,三年树,年收入就没有低于6000元,你今年才65岁,好好挣钱,盖新房子,说不一定还能娶上老婆重新过日子。”
   “去去去!我一个人就这样生活了25年,什么希望也没有了,我挣钱干什么!”
“老王话不能这么说,人老心不老,梅开二度不是不可能,姜子牙80岁当了宰相还娶妻生子呢?何苦这样看不起自己。”
“我就是一个老老实实地的农民,永远不可能和人家姜子牙比,你哪儿凉快哪儿去玩!”
“老王,我希望你好好想想,土地闲着也是闲着,栽植花椒树苗我掏钱,我帮助你栽植,采摘合作社帮助你,你害怕什么?”
“弟弟,我觉得人家杨明新说的对!你好好想想。”
“王哥,你看你们兄弟两个人住的这房子,院子,破破烂烂需要修饰,可是没有钱,你让我帮助,我也有家有父母,一个月就那么一点工资,母亲今年81岁了,现在还住在养老院,一个月生活费就需要2400元,我帮助你申请加入合作社,投资树木,帮助你栽植,你就不用再过这种贫困的苦日子。贫困户的名声不好听!”
“兄弟,你先回去,我和弟弟好好商量一下,问问村干部,想明白了打电话告诉。”王杰哥哥劝说道。
“好,我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等待你的电话。”离开村子已是中午11点,饥肠辘辘的肚子开始闹革命了,但是,杨明新心里确实十分高兴,只要王杰答应进入花椒合作社,他二年脱贫就不存在一点问题。
太阳红彤彤照着大地,汽车返回县城的速度不是那么飞快,因为杨明新终于完美的解决了自己的帮扶户,让他从依赖,懒散,等靠混日子的状态中走出。一个人心里充满了欲望,充满了现实问题得到解决的希望,心情自然就高兴,高兴了就显得悠闲自在,轻松了许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2-2017  中国学术出书网  Powered by©guangsa  技术支持:墨客攻略    ( 网站编号:3757552 )